廉政故事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廉政文化 > 廉政故事

浮子酒

时间:2019-04-28 11:00:03来源: 作者:点击:

   刚刚扶正为局长的林清风,决定为父亲办一场寿宴。

  寿宴请柬是林清风亲笔写的,也是他亲自到各科室派发的,发的时候还一直叮嘱大家要按时赴宴。这些天,局里的干部职工正发愁如何向新局长“道喜”呢,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,顿时局里一片欢腾。

  寿宴正逢周六,这天大家都早早地赶到了酒店,各科室清点人员,果然一个不落,就连局里的门卫大叔都不请自来了。

  临近中午,各色菜肴一道道上齐了,却迟迟不见上酒,正当大家心存疑惑的时候,服务员给每个桌上了一个酒坛子,坛子上贴着标签,红纸黑字写着“自酿浮子酒”五个大字,众人见状面面相觑,要知道,如今农村的普通人家办喜宴,哪怕酒再不上档次,也得好几十元一瓶,林局长倒好,让大家喝自家酿的浮子酒,看来这酒钱也想省了。

  中午十二点,寿宴准时开席。林局长让众人都斟满酒,这时局长父亲站了起来,他端着酒杯扫视了一圈,慢条斯理地说:“今天,感谢大家前来为我老头子祝寿,我当了一辈子村支书,从不喜欢大操大办,可这次寿宴,是我硬要清风办的。清风刚当了局长,最近到家里登门‘道喜’的人也很多,今天就借这个机会,请大家来喝一杯喜酒。只是这酒是我家自酿的浮子酒,不够高大上,但它可是绝佳的药酒,能救人呢!”见大家听的一脸迷茫,局长父亲便深情地讲述了十年前的一桩往事。

  十年前的今天,局长父亲六十大寿,一家人聚在一起庆贺,父亲也带来了喝了一辈子的浮子酒,这时,刚当上科长的林清风赶紧拿出两瓶包装精美的酒,父亲探问道:“这酒一瓶要几十块吧?”

  “爸,您不懂了吧,六百多一瓶呢!”

  “六百多?你买的?”

  “爸,您就别问那么多了,儿子孝敬您的酒,您喝就是了! 这酒绵柔甘冽,喝多了也不上头,您喝口尝尝,保证说好!”

  父亲颤抖着端起酒杯,一仰脖子喝了下去。林清风笑问:“爸,好喝吧?是不是入口甜?”

  父亲摇了摇头,眼眶突然湿了,半天才说:“苦!”

  “爸,这酒怎么会苦呢?您老怎么还哭了呢?”林清风急问道。父亲的反应,也让其他家人摸不着头脑。

  父亲叹了叹气说:“这确实是一杯苦酒啊,再过几年,清风会不会蹲监狱,都说不定呢!”

  “爸,您怎么说这话呢?”林清风有点不高兴。

  “儿啊,常言说的好:贪字头上一把刀。谁陷入贪欲,谁就会被割得遍体鳞伤,哪怕一时侥幸,早晚有一天,这把刀也会落下来的。你现在还只是一个科长,这么贵的酒就敢收,以后呢?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都不懂?”

  “爸,我错了,我知道今后该怎么做了。”林清风双膝跪倒在父亲的脚下。

  父亲为自己斟上了一杯喝了一辈子的浮子酒,深情地说:“还是这浮子酒好啊,本本分分,清脆可口……”

  一众人都动情地听着往事。这时,局长父亲深情地望着儿子说:“清风,任何时候都要记得,做人就要做本分人,要像这浮子酒一样,虽土但香醇!”说到这儿,他对着所有来宾招呼道:“来,大家一起干了这杯浮子酒!也请你们帮我一起监督清风。”众人纷纷举杯,一饮而尽,酒的滋味还真不一般啊!

  喝完酒后,众人也不好再拿出事先准备的红包。自那之后,到局长家里登门“道喜”的人少了,邀请局长赴宴的也少了。

  (安仁县纪委监委 王新德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版权所有:中共湘乡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湘乡市监察委员会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,建议分辩率为1024×768